菜单导航

西安工程技师学院17岁女生遭宿舍5人欺凌患抑郁 见陌生人发抖

作者: 搜霸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08日 21:28:39

  17岁女生小宜看到陌生人靠近,就会浑身发抖,蜷缩起来说“别打我”,而她这样的反应,只是因为连续两次遭受同宿舍5名女孩群殴。

  见陌生人靠近浑身发抖

  不停说“别打我,我错了”

  昨日上午11时,在西安市精神卫生中心门诊大厅门口,刚就诊出来的小宜低着头躲在父母身后,见陌生人靠近,她就浑身发抖,不停地说“别打我,我错了”。看到小宜这种精神状态,小宜的母亲和小姨都忍不住开始哭泣,小宜的母亲说,“好好的一个孩子,上周从学校接回来就成这个样子了。”

  医生对小宜进行精神检查后,在病历上写着:意识清,表情呆滞,问话少答,提起事情经过全身震颤、哭泣,诊断为轻度抑郁,建议住院进一步诊治。

  向同学发短信求救

  告诉母亲说“被打得装死”

  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让小宜如此恐惧不安?小宜母亲说,他们是蓝田人,小宜在位于西安市长安区的西安工程技师学院上学,学的是学前教育。5月14日下午6时许,她突然接到小宜班主任的电话,说孩子出了点事。她和妹妹、妹夫赶紧开车往学校赶,路上还出了交通事故。赶到学校后才得知,小宜被同宿舍的5名女孩不止一次的群殴。当日下午4时许,宿舍的一名女孩让小宜给她去买饭,小宜说学校餐厅没卖的,那名女孩气冲冲地说,如果她去了发现有卖的,不会放过小宜。小宜害怕极了,发短信向其他同学求救,随后班主任老师就赶到了小宜宿舍。

  从小宜的手机上还可以看到5月14日下午4时11分小宜给同学发出的求救短信,“你马上让班主任来我宿舍,要不我就没命了。”小宜姑父说,小宜从来没跟家人说过在学校被打,这次他们一再追问,才知道小宜之前也被打过,但是被威胁不许告诉老师和家人,否则会被打得更惨。小宜姑父说,从孩子口中得知,同宿舍的几名女孩经常让小宜帮她们买饭、洗袜子,若有不从或反抗,就会被打,而且每次都是在晚上宿舍熄灯以后。

  “孩子跟我说,她甚至被打得装死,我听得心都碎了。”小宜的母亲哭着说。看到母亲哭得伤心,小宜低着头说“我害怕”,在反复开导后,小宜才说,宿舍的女孩用拖鞋扇她的脸,她看见拖鞋就害怕。

  小宜的母亲提供了5月15日带小宜到省医院的就诊病历,诊断证明上写着“殴打致伤后全身多处疼痛”,“胸外伤,胸壁软组织挫伤”,“受群打数日,受打后闭经”。

  学校连夜调查事情经过

  曾试图调解

  昨日中午,在学校保卫处,负责调查此事的郭老师说,14日,他们连夜将涉及的当事人叫到保卫处,详细了解了事情经过。事发当日,家长也报了警。当晚公安长安分局东大派出所处警,鉴于涉及未成年人,且事情发生在学校,警方让学校先行调查处理。

  郭老师提供的当晚谈话记录情况显示,询问时间从5月15日零时10分至2时17分。谈话记录上,小宜说宿舍同学用拖鞋打她,并集体用脚踏她下身,骂她,还不让她告诉老师。打她的是同宿舍的邓某某、王某某、刘某某、程某和张某。5月7日和5月11日晚上均对她进行过群殴,她被打得装死,邓某某用水将她泼醒后继续打。被打时,还有人给她拍视频,强迫她跳舞,之后还把视频发给其他学校的男同学。

  谈话记录中,16岁的邓某某说,因为小宜在背后说她坏话,5月11日晚,她用拖鞋吓唬小宜,还扇了小宜五六个耳光。同宿舍的其他3个女孩也打了。对于5月14日下午让小宜去买饭,她强调当时给钱了。

  16岁女孩程某说,因为她要睡觉,小宜在吵闹,她就打了小宜,并承认她们打过小宜两次,但是第一次她没动手。打小宜时她拍了视频,并发了朋友圈,但不到五分钟就删了。

  郭老师说,事情发生后,他积极和小宜的家属沟通,并试图调解。目前,学校对程某、邓某某、刘某某做出开除学籍、留校察看处理,对张某、刘某某给予记过处分。

  郭老师说,5月16日下午3时30分,小宜家长与校保卫处商谈后提出一次性处理请求,即打人学生赔偿治疗费、精神损失费等合计104700元。学校调解过两次,但打人孩子的家长不同意,只愿意每人承担1000元费用。

  郭老师说,如果无法调解,学校出具一份调解情况说明,相关学生家长签字后,学校会请辖区派出所介入调查。昨日下午2时,东大派出所两名民警来到学校,根据学校的谈话记录和调解情况,将对此事做进一步的调查。 华商报记者 张莉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