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奋进计划激励贫困户主动脱贫

作者: 搜霸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8月25日 16:57:49

  从西南财经大学党委书记赵德武和乡干部手中接过奖金、书包等奖品时,四川凉山彝族自治州美姑县井叶特西乡采竹村村民们不敢相信,为自家劳动不仅能增加家庭收入,还能额外获得奖励。

  这是西南财大发挥学科优势、针对定点扶贫地区特点实施贫困家庭奋进计划的一幕场景。与许多定点扶贫做法不同,贫困家庭奋进计划是通过探索一种贫困家庭“造血”机制,激发贫困户主动脱贫的内生动力,从根本上阻断贫困代际传递。

  几年来,从天遥地远的大凉山深处、大金川河谷等彝族藏族和羌族聚居地,到边疆大峡谷的怒江傈僳族自治州贫困县,西南财大借助这种脱贫方式帮一片片贫瘠的土地告别了贫困。

  一项实验助数万贫困家庭挖断穷根

  作为西南财大的对口扶贫点,美姑县地处青藏高原东南部横断山脉与四川盆地西南边缘交汇处,境内山峦起伏、河流纵横,有“最后的深度贫困堡垒”之称。如何因地制宜帮助这里的群众摆脱贫困,一直是西南财大的一项重要议事日程。

  走村串户式的调研后,西南财大反贫困政策实验室主任甘犁发现:“在脱贫攻坚过程中,一些贫困户主动脱贫积极性不高、依靠劳动脱贫的内生动力不足,是脱贫攻坚亟待破解的难题;贫困家庭普遍对教育重视不够,是长远影响决战决胜脱贫攻坚的一个重要因素。”

  有没有一种长效机制能破解这个难题?

  2014年起,甘犁所在的反贫困政策实验室借鉴“有条件现金转移支付”的国际反贫经验,在四川乐山五通桥区以随机对照实验方式开展试点。此后,实验范围又陆续在乐山、甘孜、凉山和云南怒江等五市州15个区县推行“青少年教育促进计划”和“劳动收入奖励计划”,覆盖贫困人口约7.2万户、学生约9.3万人。

  实验后的大规模调查数据显示,“青少年教育促进计划”和“劳动收入奖励计划”在促进贫困人口就业、提高劳动收入、促进青少年学业进步方面,具有显著的改善作用。

  与重在奖励学习结果的常规方式不同,“青少年教育促进计划”主要是将激励的重点转向关注贫困家庭学生的学习过程,对达到一定学习目标的学生给予现金奖励,除了学业优秀奖,还特别设立学习进步奖、作业优秀奖和出勤优秀奖。

  这种做法在教育整体发展水平较低的民族贫困地区广受欢迎。乐山马边县民族小学校长王爱军说:“民族地区的孩子们很有潜力,但起步晚,许多孩子五六岁才开始接触汉语,对学习容易丧失信心,特别渴望得到老师的认可。这种青少年教育促进计划对增强他们的学习动力、帮助他们树立学习自信心很有效。”

  不单是王爱军有此感受。甘孜州乡城县城关小学校长倾中说:“这个计划关注每个学生的进步,无论差生还是优生都能从中发现自己的闪光点,大大激发了学生的学习兴趣。”

  在这些实验学校,每逢“青少年教育促进计划”颁奖,孩子们就像过节一样。中纪委挂职马边县荣丁镇后池村第一书记穆伟曾碰巧拍下这一难得的场面。

  2018年6月,后池村棕树小学贴出当年的光荣榜,孩子们闻讯蜂拥而来,找寻榜上有没有自己的名字。光荣榜之下,调皮的小吉牛不论怎么踮起脚尖,始终都看不到光荣榜。情急之下,他爬上一旁的篮球架。小吉牛曾是同学们眼里的“坏”孩子,经常逃课打架,但自从棕树小学参加了奖励计划,他按时上学、连续两次获得了“出勤奖”,每次获得150元奖励。如今,小吉牛的成绩和行为习惯发生了很大变化。

  和小吉牛一样,乡城小学五年级学生洛绒拥青在获得一次进步奖后,现在成绩突飞猛进:以前,藏文考试不过70多分,现在基本每次都能考90多分。“至今,我拿了五六张奖状了!我爸爸妈妈还把我的奖状贴到了卧室的墙上。每次学习累了想偷懒的时候,我只要一看到它们就浑身来劲。”

  “西南财大的这个实验,给我们马边的教育扶贫创造了一个可复制可推广的模式,对我们的工作促进很大。”马边县教育局督学罗相东介绍,几年来,马边县进一步扩大了实验范围,从原来合作试点的部分学校和学段,扩大到现在全县所有学校所有学段。2019年,全县还投入800余万元,专门用作“青少年教育促进计划”奖励金。

  “扶贫攻坚贵在精准,贵在帮助贫困地区找到一种脱贫的长效机制。这些年,我们学校立足祖国的大西南,始终把脱贫攻坚作为一项重大政治任务精心谋划。我们既通过改善青少年的学习状况,帮助贫困家庭改变命运,从根本上阻断贫困代际传递,也希望从根本上激发贫困群众的内生动力,激励困难家庭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用自己的努力创造美好生活。”赵德武说,“6年的实践证明,帮助这些贫困家庭提高‘造血’功能,或是教育脱贫的题中应有之义。”

  劳动收入奖励计划激活贫困家庭造血机能

热门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