菜单导航

记南京师范大学一位八旬心理学教授的防疫故事

作者: 搜霸教育网 发布时间: 2020年03月13日 19:08:39

龙虎网讯(通讯员 薛艳)疫情的防控,需要每一个人的努力,前有数以万计的一线战士阻隔现实世界的病毒传播,后有千千万万的幕后志愿者筑成心灵世界的防疫盾牌。有这样一位老人,在第一时间内,响应了国家号召,竭心尽力,为赢得这场战役的胜利贡献自己的力量,他就是中共党员,南京师范大学83岁高龄的郭亨杰教授。

郭亨杰教授在首届全国高等院校心理学史教学研究高峰论坛上发言

奉命危难间,尽显赤诚心

面对严重的疫情,一位八旬老人能够做什么?有人说安心居家、少外出就是贡献,而郭亨杰教授,他给出的答案可能和你心里所想的答案都不太一样。他选择抱以一颗赤诚之心、发挥自身专业所长为社会奉献着光和热。当他看到江苏省心理学会、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在紧急招募心理援助志愿者的时候,身为心理学的前辈,郭老立即行动起来,成为一位虽没报名但一直在默默支持的战士。他从各类新闻推送,微信微博中看到疫情中的人们出现了恐慌,焦虑、紧张、无助等情绪,意识到给这些人群以积极引导,帮助他们度过疫情引发的心理危机非常重要。因此,老人家立即行动,开始选题撰写有针对性的心理学科普文章,及时通过相关平台向社会推送。

当问及他为什么80多岁了还要这样勤奋工作。老人家满怀深情地说:“党的一个号令,成千上万医护人员火速集结,奔赴疫区,冒着生命危险抢救自己的同胞,谁见了都会感动的,都会想到此时此刻自己也应该做点什么。”

郭亨杰教授居家撰写防疫心理短论

为了及时推送各类主题的稿件,郭老甚至不管不顾自己的身体。因为长时间思考和写作,教授的高血压又升高了,多次头晕到无法动笔。可是,一旦好转一些,他又立即提笔工作。有人劝他,不用管那么多,这些事情让年轻人去干吧。老人家却说:“国有难,莫旁观,这是最起码的爱国主义,做一点自己能做的事是应该的!”

博观而约取,厚积而薄发

郭老直言自己不是做心理干预的行家,而是用了自己比较擅长的方式——写心理科普文章在心理援助工作中发挥作用,“用通俗语言从心理学角度回应群众关切的某些心理问题。”郭老这样真切地定位自己的工作。

为省心理学会科普栏目写系列“防疫心理短论”、撰稿支持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防疫安心党员先行”心理援助工作、为泰兴心理危机干预热线写稿并为他们做的一些个案作点评。这是郭老支持心理援助工作的三个方面。他既真诚地赞赏泰兴热线志愿者的工作,又给他们提出中肯的建议,与他们共同成长,使他们感触良多。有志愿者说:“郭老的点评弥足珍贵。”“郭老的点评总让我们由现象看到本质。”

郭亨杰教授于江苏省心理学会微信平台部分科普推文截图

至发稿为止,郭老已经撰写12篇防疫心理短论,他把每一篇都被视作自己的“孩子”。当问及“这12篇中是不是有您特别疼爱的‘孩子’”时,他说相对而言自己更喜欢《心理口罩》、《给社区工作者的建议》、《感悟命运共同体意识》、《试解学生“手机游戏过度”这个烦心结》和《老人心语》等五篇。郭老用“眼睛一亮”形容看见“心理口罩”一词时的感觉。并向记者介绍这一篇文章的灵感来源于1月31日的光明日报,当时使用这个词的是华中师大的佐斌教授。郭老希望借助这篇文章来“呼吁人们在戴卫生口罩的同时,别忽视了由新冠病毒引发的‘心理疫情’对人的危害,所以人们有必要带上无形的‘心理口罩’。”同时老人家对《老人心语》推送后的社会反响也颇感欣慰。他说他收到来自武汉同济医院的一位医生的微信,说“谢谢你,代表战斗在抗疫一线的白衣天使给你点赞!”。也有南京医生告诉他,听到《老人心语》时感动得落泪了。

郭亨杰教授于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微信平台部分科普推文封面截图

 

郭亨杰教授于南京师范大学心理学院微信平台部分科普推文内容截图

丹心未泯创新愿,白发犹残求是辉

热门标签